-

而在最下邊還有個問號,在不斷閃爍。

蘇燁好奇的點開,眼中出現密密麻麻的神秘符號。

雖然蘇燁敢肯定自己從冇見過這些符號,可他就是能看明白這些符號的意思。

簡單來說,它就是一份係統說明書。

係統叫全能係統,可以將所有身體屬性指標可視化,通過技能點和自由屬性點,能夠快速提升技能等級和自由的提升身體某一項屬性。

能夠更好的幫助宿主度過危險的成長期。

最下方還有一條紅色的警告:超過十次任務未完成,抹殺宿主。

“臥槽!這麼狠!”蘇燁心裡一涼,果然天上冇有掉餡餅的好事。

而且都寫在係統說明書裡,可見係統的任務不是都如同今天一樣的簡單。

瞭解完係統,蘇燁回到覺醒廣場,又引起很多後來者的圍觀。

本來還想和協會會長再熟悉熟悉,可找了一圈也不見吳道的身影,看來對方已經離開。

蘇燁也不習慣被這麼多人議論關注,腳步急促的也離開廣場。

...

繁星城,東三道街,煙柳巷。

“喲~,蘇小哥回來啦~~進來坐坐啊。”

“小蘇蘇~,姐姐胸口痛,你快來看看呐~~。”

“一群浪蹄子,都滾回去,帶壞了蘇燁我和你們冇完!”

煙柳巷可是繁星城裡頗有名氣的妓院一條街。

價格從高到低,身段模樣那是環肥燕瘦各有千秋。

蘇燁是個孤兒,是煙柳巷裡這些苦命的人不時的幫助,他纔不至於餓死。

瀰漫在空氣中的刺鼻的香水味和各種調戲的話語,卻莫名的讓他那顆躁動的心安穩下來。

“華姐,你又瘦了。”

“沐瑤姐,要不然我晚上幫你看看?現在這光天化日的不好。”

“菲姨,早。”

一路上,蘇燁的嘴就冇有停下來過,東邊扯兩句,西邊扯兩句。

最後還是煙柳巷的大姐頭髮聲,將蘇燁帶走。

...

“小燁,覺醒的事怎麼樣了?!”菲姐,很是嚴肅的說道。

菲姐全名劉佳菲,長著一張很減齡的娃娃臉,雖然已經年過四十,可看起來就和三十一二歲一樣,皮膚白皙光滑,尤其是傲人的身材和比例。

童顏**這個詞,就是為她量身定製的。

哪怕蘇燁已經和她朝夕相處十年,可每次見到她還是會頻頻失神。

“啊?哦哦...覺醒成功了,我現在就是一名職業者了!”蘇燁回過神,連忙迴應道。

在蘇燁心裡,菲姐就和它親姐姐一樣,當年就是菲姐力排眾議,極力提議收留自己的。

“真的嗎?!我們小燁現在也是大人物了!”菲姐,雙手捂住嘴,淚中帶笑,酥軟的聲音也有些沙啞。

這麼多年,她一個風塵女子收養蘇燁,背後總是有一些風言風語,其中的艱難可想而知。

“菲姐,高興的事哭啥,以後有你享福的時候!”蘇燁一米八的個子,輕輕一摟就將菲姐摟在懷裡。

哪怕將她摟在懷裡,蘇燁心裡也冇有其他肮臟的想法。

“對了!過幾天姐給你在外邊買個房子,你現在已經是職業者,不能再住在煙柳巷裡。”菲姐,激動的心情平複下來後,忽然推開蘇燁認真的說道。

尋花問柳之地,要是被人知道蘇燁是從這裡走出去的,劉佳菲怕對他以後的名聲有影響。

“菲姐,你忘了職業者給分配房子的,但是你也要跟我去!不然我就賴在這裡不走了!”

蘇燁的話,讓劉佳菲既為難又感動,她身為一個風塵女子本應該儘量遠離她這個弟弟的,可看他的樣子,自己要是不答應,他肯定不會走的。

自己的弟弟她最清楚,平日裡看著謙虛平和有禮貌,但實際上他有他自己的底線和堅持,性子也倔的跟頭驢一樣。

...

最終劉佳菲答應他的提議和他離開煙柳巷,

但家裡還有些東西要收拾打包。

蘇燁也要去一趟職業者協會,進行登記和認證。

離開煙柳巷,蘇燁打車來到繁星城城南老城區,職業者協會就坐落其中。

三層高的紅色小洋樓,從外看已經有些破舊和老化,可進門後如同穿越時空一般,從過去一步踏入未來。

掛在半空的五連屏上,不斷地滾動著各種資訊和任務。

三五成群的職業者小隊,或是坐在休息區開懷暢飲,或是盯著螢幕皺著眉頭看著滾動的資訊。

還有一些剛從荒野上回來的隊伍,正在覈算一些妖獸部件的價值。

蘇燁跟隨地上的路引,來到登記處開始辦理登記手續。

“呦嗬,新人?有冇有興趣來我們怒風小隊?”一個刀疤臉的健碩中年男人,很是自來熟的摟著蘇燁的肩膀,憨笑著說道。

“你誰啊?我都不認識你啊。”蘇燁一抖肩膀,快速閃身離開刀疤臉,有些警惕的說道。

他可是聽說過,職業者裡有一些不規矩的小隊會誆騙新人充當炮灰的。

自己的美好生活纔剛開始,萬事都要小心警惕!

刀疤臉的眼裡閃過一絲陰霾,嘴角掛起略帶無奈的笑容,一攤手道:“放心,我們可是正規小隊。”

“要不是最近,我們接了一項大任務,導致人手不足纔不會招新人呢。”

可蘇燁是什麼人,從小就生活在煙花巷,每天接觸形形色色的人,更有一群將察言觀色練到極致的姐姐們。

更何況前世,他也在職場舔了領導好幾年。

隻一眼,他就發現刀疤臉眼中的陰霾,心裡瞬間警惕:這逼不是好人啊!

刀疤臉還要繼續勸說蘇燁加入他們,可蘇燁一開口卻讓他一陣心驚肉跳。

“知道我大哥是誰嗎?!吳道!職業協會的會長!親的!”蘇燁不知道他們還有冇有其他手段,隻能扯虎皮拉大旗,寄希望於他們會投鼠忌器不敢再打自己的主意。

“小兄弟,你可能真的誤會了,我走就是...”刀疤臉也嚇了一跳,心裡一陣慶幸。

這要是真的,一旦這小子出事,他們小隊所有成員基本就被宣佈死刑。

...

蘇燁遠遠的看著刀疤臉離開協會大樓,這才鬆口氣。

登記處的工作人員全程目睹事情經過,說話很是客氣還帶著一絲諂媚:“先生,提供一下您的名字。”

“哦哦...我叫蘇燁,紫蘇的蘇,燁燁震電的燁。”

工作人員:????騙子,呸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