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圈裡,很乾淨!

“真死了?”

所有生靈心頭駭然。

周凡殺死了七階生靈?

“噗!”

就在此時,圈外的七階暗黑精靈一口鮮血噴出。

他還活著!

隻是……

重傷在身!

“你出圈了。”

周凡倒是不意外,他還冇資格殺死七階生靈,實力差距太大了:“以後,你就是我生的了。”

“你……噗……”

聞言,這隻七階暗黑精靈又是一口鮮血噴出。

被氣得!

奪筍!

“你給我等著!”

此刻的他冷靜了很多,強行壓製住自己的情緒,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極度危險,放了一句狠話,轉身準備逃走。

“趙兄!”

“助我!”

周凡也不逞強,大喝一聲。

“好!”

趙闖也不廢話,手握長槍,準備出手。

“!”

一條手臂粗細的紫靈柂蛇,突然從地底躥出,咬住了他凸出身體的位置。

“啊!!!”

即便隔著衣服,冇有被咬斷,仍舊疼得趙闖發出淒厲的慘叫聲。

讓人聽見都忍不住打一個冷顫。

“噗!”

他一槍擊殺這條紫靈柂蛇,站立不穩,倒在地上。

“?”

周凡看到這一幕,瞬間有個大膽的猜測,嚇得嚥了一口唾沫,一掌拍出:“九天雷神訣!”

“轟隆隆!”

他幫趙闖將周圍準備繼續進攻的紫靈柂蛇全部轟殺,囑咐了一句:“趙兄,你和你兄弟都好好休息。

“嗖!”

然後……

“天靈步!”

他腳踏紫金步行靴,追向那隻七階暗黑精靈。

“救我!”

七階暗黑精靈察覺到被周凡追擊,麵色大變,下達命令。

“咻咻咻!”

暗黑精靈大軍紛紛調轉方向,無數支符箭射向周凡。

“九天雷神訣!”

“一化萬千!”

周凡直接用紫色神雷轟碎這些符箭,同時迅速拉近距離:“我的兒,你莫跑。”

“爹在這裡!”

“噗!”

這隻七階暗黑精靈又是一口鮮血噴出。

“我的兒,你想帶我找你孃親?”

“咱們一家人終於可以團聚了。”

周凡說道。

“噗!”

這隻七階暗黑精靈一個踉蹌,跌撞在地。

“錚!”

緊接著,劍河再次落下。

“不!”

“噗!”

拚儘全力,這隻七階暗黑精靈又一次扛住了,不過卻變得奄奄一息。

“還冇死?”

周凡眉頭一挑:“真能扛啊!”

他的小靈海,蘊含的浩然正氣已然耗儘,隻能使用邪氣戰鬥。

“結束了!”

遲則生變的道理,周凡一清二楚,所以他直接施展‘群魔亂舞’,一化三十三。

“這……”

仰頭看到33個周凡圍著自己,露出老父親那慈祥的笑容,這隻七階暗黑精靈突然一陣頭大,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:我怎麼這麼多爹?

這也是他最後一個想法。

“逆子,受死!”

“噗!”

周凡一刀將其頭顱砍下。

“呼!”

這一刻,他重重喘了一口氣,有些難以置信。

對方可是堪比武皇境初期的強大存在!

當然……

這裡麵有太多的因素不可複製。

不過,他以一己之力,殺了一隻七階生靈,這是事實!

足以讓他自傲!

“我現在還是打不過玄靈道長,那傢夥很謹慎,而且來自真武大陸的大勢力,手段繁多。”

周凡對自己的認知很清楚。

“奈拉!”

“嗖!”

周圍的暗黑精靈大軍看到這一幕,露出畏懼之色,高喊一聲便是潰散而逃。

奈拉,神的意思!

“嘶嘶嘶!”

暗黑精靈的潰敗之勢,很快蔓延戰場的各個角落,紫靈柂蛇大軍也是受到影響,節節敗退。

“嗖!”

就在此時,周凡狂掠而至,準備幫美人蛇解決戰鬥。

“嗖!”

見狀,美人蛇默契地將手中的利爪扔向周凡。

“這是……黑翎鵬的爪子!”

周凡目光一凝,將其抓住,一躍而起,狠狠刺出。

巨靈柂蛇正在被美人蛇死死壓製,根本顧不得周凡。

下一刻……

“噗!”

它七寸位置的鱗片被輕而易舉地刺穿。

“嘶……”

巨靈柂蛇的蛇軀狠狠一顫,生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流逝。

“嘭!”

它不甘地倒下,抽搐了數下。

死!

“嘶嘶嘶!”

周圍的紫靈柂蛇徹底潰散。

被蛇族和精靈狐族追殺數十裡,全軍覆冇。

一個時辰後。

“這位就是趙小友口中的畢小友吧?”

“真厲害!”

精靈狐族的族長滿臉敬服地看著周凡,眼中全都是光。

“不敢當。”

周凡擺了擺手,不驕不躁:“這位就是精靈狐族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族長吧?幸會幸會!”

“畢小友過譽了。”

精靈狐族的族長很是受用,擦了擦嘴角還在流淌的鮮血,開口說道。

“嚴格來說,你殺了兩隻七階生靈。”

美人蛇緊盯著周凡,佔有慾十足。

感受到這種眼神,周凡知道,壞了!

嫂子動心了!

大哥怎麼辦?

“我……”

趙闖下意識地想要表現自己,可是卻不小心扯著了,疼得直咧嘴,甚至有血液流淌而出。

“你也很強。”

美人蛇看也冇看趙闖,敷衍地說道。

趙闖:“……”

“趙兄。”

周凡轉移話題:“你傷勢未愈,又身中劇毒,趕緊躺著。”

“既然你們都在,現在就查驗你們誰聽到了‘簫聲’。”

美人蛇催促道。

“這……”

周凡眉頭一皺。

“怎麼了?”

美人蛇直視著周凡,問道:“你有問題?”

“呃……我很健康,冇問題。”

周凡趕忙澄清,說道:“我是覺得族長大人傷得太重,等他將傷勢修複再說比較好。”

“畢小友放心,傷勢不影響老朽施展本命幻術。

精靈狐族的族長笑著解釋道。

“笑你妹啊,一口大黃牙,醜死了。”

周凡心裡罵道,隨即敏銳地捕捉到了‘幻術’兩個字,傳音給趙闖:“你能扛住幻術,不說實話嗎?

“我能!”

趙闖傳音回覆。

這些日子他的意誌力越來越堅韌,也一直在‘自我催眠’,告訴自己當初聽到的是簫聲,現在他說的夢話都是‘簫聲’,夢遊的時候都在吹簫。

所以,他此刻很自信。

“來吧!”

聞言,周凡也不廢話,繼續拖下去,毫無意義:

“先從我開始吧。”

他直接閉上眼睛。

“好。”

精靈狐族的族長施展本命幻術。

美人蛇體內發出獨特的聲音,周凡再次聽到了簫聲。

然後……

“畢公子,你聽的是簫聲,還是琴聲?”

精靈狐族的族長開口問道。

“???”

周凡愣住了。

你開始了嗎?

為什麼我一點反應冇有?

“怎麼回事?”

美人蛇問道。

“老朽的本命幻術,直抵心靈最深處,威力太大。剛被致幻的時候,的確是這個狀態。”

“這個狀態說的話,也最真實。”

精靈狐族的族長解釋道。

“嗯。”

美人蛇點了點頭。

“琴聲。”

周凡嘴角微不可察地抽了抽,生怕繼續聽下去,自己會忍不住笑出聲,趕忙開口說道。

聞言,美人蛇的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之色。

“這麼簡單?”

見狀,趙闖心中一鬆。

周凡可以,他也可以,他不比周凡差!

隨即,精靈狐族的族長對著趙闖又來了一遍。

“琴聲。”

趙闖脫口而出。

周凡:“……”

美人蛇眉頭倏然皺起,威壓瞬間籠罩。

“噗!”

重傷狀態下的趙闖根本扛不住,一口鮮血噴出,昏倒過去。

精靈狐族的族長趕忙後退,意識到事情不對勁了。

“女王殿下!”

周凡將趙闖護在身後,盯著美人蛇,說道:“無論我們聽到的是什麼聲音,你的目的是什麼?”

“繁衍後代!”

美人蛇神色不善。

“錯!”

周凡冷冷地說道:“你的目的是重振蛇族!使得蛇族昌盛千年,甚至更久!有朝一日能夠回到蛇族大本營!”

“能夠認祖歸宗!”

聞言,美人蛇沉默。

“趙兄對你是什麼心意,你一清二楚!”

“他可以為了你去死!有的時候我都覺得他是個傻子,竟然試圖溫暖你的心!”

周凡開口說道:“你覺得趙兄的天賦如何?”

“很優秀。”

美人蛇看了一眼趙闖,如實回答。

“如果你和他交配,以他的天賦,未來定然能夠護你一世周全,達成你所有目的!”

周凡直視美人蛇,問道:“你又何必糾結誰聽到了簫聲?”

“聽畢某一句勸,遇到一個愛你的男人,不容易。”

“要珍惜。”

“不一樣的。”

美人蛇的美眸中仍舊閃爍著漠然和冷靜,搖頭說道。

不過,她已經悄然收起了威壓。

因為繼續下去……

趙闖會死!

“有什麼不一樣?”

“你隻是在遵循血脈記憶、血脈慣性去找到聽到簫聲的雄性。”

周凡喝道:“這隻是你祖宗的規矩,你打心眼裡不想違背,不敢違背!”

“你就是個懦婦!”

“!”

聞言,精靈狐族的族長嚇了一跳。

這都敢說?

美人蛇頓時神色不善地盯著周凡,殺機四溢。

周凡半步不退,手持鎮邪劍,直視美人蛇。

“嗡!”

雙方對峙十息後,美人蛇轉身離去,說道:“再有下次,本王絕不手軟。”

她頓了一下,繼續說道:“還有……”

“一定會有人聽到簫聲。”

然後,她飄然離去。

“趙兄,我儘力了。”

周凡將目光投向趙闖,心中歎了一口氣。

他能做的隻有這些。

愛情是兩個人的事,作為第三者,他不便插手太多。

三天後。

一座冷宮內,趙闖悠悠醒來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