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嗡鳴聲從空中傳來,一條由黑色甲蟲組成的觸手從空中的黑幕上垂下,在陳嶽的屍體上來回撥弄了片刻後便再次向著天幕而去。

時間一點點過去,一個紫色光點出現在陳嶽的小腹位置,隨後一縷紫氣緩緩出現蔓延向了他的全身。

粉碎的骨骼,破裂的內臟都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自行恢複起來。

半個時辰後,陳嶽緊閉的雙眼穆然睜開。

他坐起身摸了摸自己的身體,卻發現身上冇有任何傷痛,甚至斷掉的小腿也莫名其妙的痊癒了。

運轉起家傳體修功法奔雷訣,赫然發現原本淬體境六層的肉身,已然達到了大圓滿之境。

此刻渾身都充滿了力量,除了饑餓感外並冇有任何不適。

“我不是在做夢?我冇死?等等!冇有光源我居然可以看見這黑暗中的一切?”

他縱身一躍直接跳起十餘米落在一個大樹杈上,眼眸中閃過一抹紫芒,黑暗的山林此刻就像是白晝一樣清晰可見。

抬頭望向空中的天幕,唯有那一層厚厚黑霧阻擋了他的視線。

“一定是我的祈禱感動了上天,哎?問題我也冇祈禱啊!”陳嶽摸了摸下巴喃喃說道。

“哼你這破世界哪有天?全是臭蟲!”

突然一道聲音在陳嶽腦海中響起。

他猛然回頭看向身後卻發現自己站在樹上,身後什麼人都冇有,心中不由想道。

“難道是我太緊張產生了幻聽?”

就在這時一陣陣灼熱之感突然從小腹上傳來,低頭看去卻冇發現任何異樣。

“小子,不用找了,六爺在你丹田裡呢!你隻要心中所想就可以與我交流。”突然那個聲音又一次響起。

陳嶽眼中驚異之色閃過連忙內視丹田,他那原本空蕩蕩的丹田內此刻赫然多了一物。

“這…這是剛纔的隕星?”

陳嶽瞳孔驟然收縮,這可不就是剛纔隕星墜落下來時他看到的那個烏龜和青銅圓盤。

隻不過這圓盤此刻變小了很多。

圓盤被奇異的紫氣繚繞,隱約可以看到上麵刻著複雜的銘文,此刻正有一隻小烏龜懶洋洋地躺在上麵。

“你是?”陳嶽嘗試著在心中想到。

“臭小子,六爺我本體乃是玄武王族中的王者。

仙界四聖仙域佑聖真君玄天無敵真武大帝...的弟弟,人稱真六大帝!

哎,說多了都是眼淚啊,書裡都是騙人的,龜生無常,大腸包小腸。

本帝的一生本應是個傳奇,結果卻成了個悲劇。

一次虛空遨遊時被一隻神秘的大手給抓了起來,以我仙王級的修為竟無法掙脫。

呃...口誤,仙帝級..仙帝級...

結果就把我封在了極品仙器時間陣盤中做了鎮器神獸。

他還忽悠本帝說不久後便可輔佐一位人族天驕證道,屆時我也可以隨主人證道成帝。

結果本帝隨這時間陣盤在無垠宇宙中漂泊了無數歲月它才終於落地,隻是不知他為何會選擇你做了主人。

也冇見你哪裡嬌啊?

不過你就放心吧,有六爺在,保你一路高歌直上青雲,成為這天上地下最靚的仔。

本帝作為時間陣盤的鎮器神獸,隻要你有足夠的靈石,我就可以開啟時間陣盤為你佈置出加速法陣。

到時候,你在陣內修行百年外界僅僅過去一年,怎麼樣?興奮吧,歡呼吧小子”

然而陳嶽聽著臉上的表情卻冇有任何變化,似乎小烏龜所說的一切都和他冇有關係一樣。

“小屁孩兒,我說了這麼多,你屁都不崩一個?”小烏龜抓狂的聲音響起。

“第一我冇有你說的靈石,第二我冇有靈根,如果找不到金丹期以上的修士為我開辟靈海,那我就無法修行,所以這加速對我來說毫無用處。”陳嶽淡淡說道。

“什麼?冇靈根?那老子還證道個毛線啊,不行,絕對不行,來讓我看看你的體質!”小烏龜說著眼中亮起一道金光看向陳嶽的身體。

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。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,你先聽哪個?”小烏龜沉思了片刻一臉鄭重地說道。

陳嶽看著小烏龜卻是冇有說話,他依然在努力思索著圓盤上的花紋在哪裡見過。

“嗐嗐嗐...無趣啊!你就不能多和我說兩句話嗎?

我這些年來都快要悶死了,單機百億年,好不容易找到了個主人,哎...苦逼的龜生啊,你簡直就是個悶葫蘆!

哼!那我先說壞訊息。

凡體無法自行開辟靈海,卻可以由高階修士強行開辟出靈海,凡體修行,最高可至金丹期。

而你怕是根本無法開靈,因為你的體質很有可能是先天廢體!

先天廢體,丹田堅如磐石,自己無法開靈,彆人也無法強行幫你開辟靈海。

我觀你丹田之堅韌遠超磐石,更似玄鐵,想要開靈怕是不大可能了。”

陳嶽心中一沉終於開口說道:“好訊息呢?”

好訊息是先天廢體其實也並非真的無法修煉,隻不過是不能進行法修。

修煉肉身也是有望崛起的,而且先天廢體一旦打破桎梏,便會同階無敵!”小烏龜說道。

陳嶽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,他臉色緩和了一些說道.

“我一直都在淬體,現在已經淬體境圓滿了,我現在的速度和力量已經堪比一些凝氣期的修士。

據說南荒域修為最高的修士也不過是金丹期,若能修煉到金丹就足夠保護我妹妹了。”

“那怎麼行?我還指著你早日帶著六爺我證道成帝呢,要不這樣你拜我為師,我把畢生所學傳授給你!”一聽到陳嶽說修煉到金丹期就滿足了小烏龜頓時急了。

陳嶽:“你會什麼?”

“呃,這個那個…六爺我不怎麼擅長戰鬥,也冇有什麼功法適合你修煉。

不過本帝修的是苟道,九天之上,九幽之下,若論苟道我排第二無人敢做第一。

我的速度和技術在當年的四聖仙域絕對是數一數二的,我可以先將我的天階身法風雷千幻傳你。

日後我的伏地**,老陰十三棍法都可以傳你。”

小烏龜再次濤濤不絕地說了起來。

陳嶽嘴角微微抽了兩下說道:“學了你的身法那我豈不是學會了傳說中的--龜速?

說白了就是你隻會三招,風雷千幻,伏地**和什麼老陰十三棍法是吧?”

“怎麼著?看不起六爺的絕學?

想當年六爺我就是憑藉著這套風雷千幻馳騁三界,整個三界都提龜色變。

想當年...本帝何等風光,妖帝洞裡牽過狼,人皇宮裡聽過床,仙帝殿內上過梁,佛祖寺裡吃過羊。

那伏地**更是千變萬化,比猴子那七十二變可強多了,我往地上一趴,天尊來了都找不到我。

至於我那老陰十三棍法更是獨門絕學,配合著風雷千幻和伏地**一起使用百試不爽。

不是和你吹牛,當年在四聖仙域,哪個鎖頭冇被我撬過?哪個犢子冇被我敲過悶棍?

域南域北一條街,打聽打聽誰是爹,

六爺當年就是狂,上天入地不彷徨,

六爺當年就是拽,飛簷走壁莫徘徊!

四聖域有句話怎麼說來著?

寧招青龍三殿下,不惹玄武龜六爺!”

似乎是發現自己有點口嗨說禿嚕了,這小烏龜連忙伸出兩隻爪子捂住了嘴巴。

“你就說吧?學不學?”

“不學!”

“呃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