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他懷裡聞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,楚晴雪不由自主地放鬆了下來,這個懷抱總是能夠給自己一種莫名的安全感。

外麵風聲依舊嗚咽,楚晴雪窩在盛延軒懷裡享受這難得的溫馨和寧靜。

風吹亂了楚晴雪的頭髮,髮絲在空中飛舞幾根髮絲掠過盛延軒的鼻梁。盛延軒伸手抓住了那幾縷髮絲,然後將它們順到楚晴雪耳朵後麵。

“天氣冷,待會你感冒就不好了。我們回去吧?

”楚晴雪從盛延軒懷裡探出腦袋,她的眼眶紅彤彤的,顯然剛纔那陣冷風讓她有些不適應,整張臉都憋得緋紅。

“好。”盛延軒點了點頭,一把橫抱起楚晴雪就往回走。

楚晴雪被突然抱起嚇了一跳,反射性的就圈住了盛延軒的脖頸,然後將自己埋在他懷裡。

她實在害怕有人看見他們兩個現在的動作實在過於羞恥了,埋著頭紅著臉將臉貼在盛延軒胸前,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。

盛延軒垂眸看了看她嬌俏的側臉,嘴角勾起一抹弧度,抱著楚晴雪走進了住院部。

“你是病人,還是少運動好。”盛延軒低頭看著自己懷裡的楚晴雪提醒。

熱氣撩撥著楚晴雪的耳朵,讓她的臉色越加紅潤起來,她點點頭,嬌羞的模樣惹人憐惜。

兩個人在一起看起來極其和諧,就像是一幅畫卷一樣美麗動人,這幅場景落在彆人眼中卻又不儘相同,有羨慕的,有嫉妒的,有憤怒的……

顧爵跟著兩個人走進住院部,走在他們身後看著的眼神充滿了仇恨,這個男人就是楚晴雪的丈夫,盛延軒。

就是他,阻止了自己和楚晴雪之間的愛情!

顧爵緊緊盯著盛延軒背後的那個背影,他的拳頭微微捏起,眼神中流淌著嗜血的光芒。

這個該死的男人居然敢搶他的女人!

“盛延軒,你等一下,我先去趟洗手間。”楚晴雪用手戳了戳盛延軒的胸膛,小聲嘀咕。

盛延軒隻好鬆手任由她

╲飛╲╱中╲ 網雅何須大,書香不在多

╱╲速╲╱文╲

完整內容請點擊

檢視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