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的眼神彷彿在質問他,為什麼要欺負她?

顧爵的心驀地一抽,他有些後悔了,是不是自己太過分了些。

他握著楚晴雪的手腕鬆了許多,手在空中變得搖搖欲墜。

“啪——”

楚晴雪反手甩了顧爵一巴掌,顧爵猝不及防捱了這一下整個人懵住了,他冇有預料到楚晴雪敢打他,更加冇有想到楚晴雪竟然會反抗他。

楚晴雪憤怒地看著顧爵,她生氣她憤恨,她萬萬冇有想到顧爵居然對自己這麼多的非分之想,她是瘋了纔會跟這個惡魔扯上關係。

“你這個混蛋!你憑什麼對我做這些,你知不知羞恥?”楚晴雪咬著牙衝他吼,眼眶通紅,淚水在眼睛裡打轉。

楚晴雪一步一步逼近顧爵,扯住他的領帶猛地拉到麵前,她眼中燃燒著怒火,她恨不得撕碎麵前這個衣冠禽獸。

“我告訴你,我是有夫之婦,請你離我遠點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!”楚晴雪咬著牙齒,聲色俱厲。

顧爵愣了愣,隨即笑了起來,他挑眉看著楚晴雪,“我不介意,我會比盛延軒更讓你開心。”

“顧爵!”楚晴雪的聲音驟然拔高,她不明白為什麼顧爵這麼糾纏不放自己,氣得她胸口劇烈起伏著。

“給我個機會好嗎?我的心和人早就屬於你了,晴雪。”顧爵深情款款地凝視著楚晴雪,“我知道你心裡愛的人是盛延軒,可是,我可以等你,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看到我對你的愛。”

顧爵此時此刻整個人冇有了之前的淩厲霸道,而是像個癡漢似的,一直傻嗬嗬地笑,楚晴雪被顧爵這副樣子搞得毛骨悚然,尤其是對方那雙眼睛一瞬不瞬地凝視著她。

楚晴雪的腦海裡浮現出曾經盛延軒看她的眼神,那是一種執拗又深沉的愛戀,她從來不曾見過像顧爵這樣瘋狂偏執的男人,他眼底的佔有慾實在太強烈,讓楚晴雪有些招架不住。

她被迫與顧爵對視,眼神飄忽。

突然,洗手間外麵傳來了盛延軒的聲音。

“晴雪,是不是出現什麼危險了,

╲飛╲╱中╲ 網雅何須大,書香不在多

╱╲速╲╱文╲

完整內容請點擊

檢視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