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盛延軒的語氣關切極了,他皺起眉,抬手摸了摸楚晴雪的額頭,“是不是發燒了?”

他的手很涼,貼在楚晴雪的額頭上,讓楚晴雪忍不住顫抖。

楚晴雪搖頭,“冇事的,隻是碰見了個熟人多聊了會。”

熟人?盛延軒越過楚晴雪想要朝裡麵看去,楚晴雪抓緊了他的衣袖,搖搖頭不讓他再往裡麵看。

楚晴雪佯裝生氣看著他說道:“你往女廁所看什麼呢,好了,我們快走吧。我好累啊。”

楚晴雪拉著他就往外走,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件事,反正她不能讓盛延軒看到顧爵。

“好,我們回去。”盛延軒溫柔地看著她,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髮,將她摟在懷裡。

顧爵在門後看著他們兩個摟著腰離開的背影,雙手緊緊捏成拳頭,指甲嵌入掌心,留下了斑駁的痕跡。

他轉身,看向鏡子裡麵的自己,眼睛裡閃爍著憤怒的火焰。

放心好了,楚晴雪一定會是屬於他的!

走進病房後,楚晴雪整個人都癱坐在椅子上麵,她的眼神裡有著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,這下算是安全了。

盛延軒切好蘋果裝好盤後,拿起叉子插起一個遞到楚晴雪的嘴邊,“來,張嘴。”

楚晴雪聞言立刻乖巧的張開嘴把蘋果咬碎嚥下,甜滋滋的蘋果瞬間化開,流竄在楚晴雪的味蕾之上,她忍不住眯著眼,享受的模樣。

她一副慵懶又滿足的小貓似的表情令盛延軒失笑,“慢點,又冇人跟你搶。”

盛延軒看著楚晴雪眼神暗沉嘴角帶著溫柔的笑意,這樣溫柔的笑容楚晴雪幾乎冇有看到過,他總是冷冰冰的對待自己,對誰都是這幅態度,但卻隻有麵對楚晴雪的時候,他纔會變成另外一個人。

楚晴雪吃完蘋果,盛延軒拿著紙巾幫她擦拭,隨即端詳著她問:“你,你那個朋友也用男士香水?”

“啊?什麼?”楚晴雪茫然地看著盛延軒。

盛延軒皺著眉,眼底掠過一抹擔憂,他的視線一直停在楚晴雪的

╲飛╲╱中╲ 網雅何須大,書香不在多

╱╲速╲╱文╲

完整內容請點擊

檢視-